南朝春色

林家成

首页 >> 南朝春色 >> 南朝春色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嫡女若水 簪缨世族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本宫身边趣多多 续弦王妃 女帝本色 淑妃 做贤妻 浮图塔 魔妃太难追
南朝春色 林家成 - 南朝春色全文阅读 - 南朝春色txt下载 - 南朝春色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252章 后记(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张轩定定地看了一眼高皑,眉头微蹙。

不想他认出自己,高皑头一低,避了开来。直到张轩提步离去,他才重新抬头。

在建康一城,高皑只呆了五六日便离开了。现在的建康城,夜夜笙歌,从里到外都透着一种病态的奢华,与隋地完全不同,这让见惯了世事的众人胸口犯闷,总有一种悲凉之感,于是,在他们地强烈要求下,高皑只得早早动身。

他来到杭州城外时,远远便看到了官道上的一辆马车。

看到那马车熟悉的标志,成史等人发出一声欢呼,纵马便疾冲而去。

不一会,高皑一行人便冲到了近前。

就有这时,前方不远处,一辆马车也朝这方向疾驰而来。不过那马车冲到百来步后便停了下来,接着,从马车中走出一个身着火红裳服的美丽少女。

少女伸出头,朝着前方马车中,正定定地看向高皑等人的黑衣男子打量几眼后,双眼放光地回头唤道:“梅姐姐,真的是他!”

少女的声音一落,马车车帘掀开,一个打扮得娇美,举止端雅的十五六岁少女马上也伸出了头。

娇美少女梅姐姐定定地看了黑衣男子一眼,目露欢喜之色,她低声道:“这一次,可不能再错过了。”

正在这时,高皑等人已与那黑衣男子汇合了,看到他们嘻嘻哈哈地围成一堆,看到那群人中一个面目普通的少年冲着黑衣男子唤“父亲”,梅姐姐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鄙夷,低声说道:“我就知道,他的妻子不过如此。”

这黑衣男子如此罕见的俊美,他的儿子却长相普通,这不是他所娶的妻室长得普通还是怎样?

见梅姐姐目光闪亮地盯着那黑衣俊男,红裳少女忍不住提醒道:“可是梅姐姐,他都有儿子了呢。便是他愿意休妻娶你,你也是继室啊。”

听到红裳少女的话,梅姐姐的眸中闪过一抹鄙薄,不过转眼她便把这情绪掩藏下来。她专注地看着那黑裳男子,低声解释道:“这你不懂,宁为权贵妾,莫做庶民妻。你看每次出现在他身边的人,都悍勇非常,而且对他毕恭毕敬,再说上一次,他顺手便抛出一百两黄金给那几个村老。若不是富贵已极,哪能如此?”

她低叹一声,又道:“这世道一日不如一日,说不定什么时候隋人便打过来了,兵荒马乱时,只有这种有钱又有人的权贵才能安享太平呢。”

说到这里,梅姐姐低声说道:“呆会你什么话也不要说,由我安排。”她这个伙伴,仗义是仗义,可口无遮拦,是个愚笨的,她可不想被她坏了大事。

红裳少女没有注意到梅姐姐的警告,她兀自叽叽喳喳地说道:“可是可是,梅姐姐你就算又聪明又会用药,可我还是感觉到不妥。你看他盯人的目光,真是骇人。他刚才看了我一眼,我到现在腿还软呢。”

听到同伴说话这么轻浮,居然把自己会用药一事这么大大咧咧说出,梅姐姐的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恼怒之色。

想她虽然出身平凡,可那张贵妃,不也只是大兵之女吗?再说,她求的又不是一国皇帝,只不过是找个有能力的权贵而已。自己又美丽又有才智,凭什么不能过那人上之人的日子?

至于当妾,哼,她是想也没有想过的。有所谓奇货可居,她就想不动声色地接近这个男子,然后成为他不可或缺之人,再找个机会除掉他的妻子,再让他明媒正娶地迎自己入门!

女人嘛,最值钱的不就是这一身皮肉?不趁年轻的时候买个好价钱,找个好依靠,难道还要嫁个平凡匹夫,一辈子为了钱财汲汲营营?

算计他又如何?不人为已天诛地灭,我只是想过好日子罢了,难道这也是错?

想到这里,梅姐姐回头朝着身后的少女温柔笑道:“玉儿,你先回去吧。”

“为什么?”

梅姐姐咬着唇,颇有点腼腆地说道:“我,我以后再跟你解释,玉儿,你先回去好不好?”梅姐姐的目光带着请求,语气也极为绵软,红裳少女虽然百般不愿,闻言还是说道:“那,好吧。”

目送着玉儿坐上马车离开自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梅姐姐才匆匆回头。

这时,高皑等人坐上马车,队伍开始启动了。

就在他们启程之时,突然的,一个少女尖锐的哭声传来,“哥!是你吗?哥!”

欢喜中夹着一种凄厉的哭声中,众人齐刷刷转头看来,却见前方二十几米,那梅姐姐竟是披散着长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直冲而来。

她冲势甚急,一副除了她眼中的那个人,便再也看不到任何人的痴傻模样。这时高长恭的马车已经提步,而那梅姐姐傻呼呼的,竟是直愣愣的,朝着那几匹高头大马便是一扑。

她扑得甚急,完全是不管不顾,饶是驭夫实是个中高手,也被吓了一跳。而这惊吓之时,梅姐姐已冲到了高长恭马车之前,娇小的身子完全落在受了惊骇而人立着的马蹄底下!

“不好!”几个护卫一惊,同时冲了出去。转眼间,梅姐姐便被一个护卫成功捞出。

险中得救,梅姐姐惨白着一张秀雅的脸,不过转眼,她便从那护卫身上挣扎而下,扑向马车中的高长恭,口中则嘶声尖叫道:“哥,哥,我是梅儿啊,你不识得我了?哥——”

声音凄厉中透着无尽的期待和欢喜。

梅姐姐扑到了高长恭的马车轩辕上,只见她披散着一头秀发,抬起头来乞怜地,目不转睛地看向高长恭。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直到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

一阵短暂的安静后,极为突然的,高皑的笑声从梅姐姐的身后传来,“这位姑子,你这认亲的法子很离谱啊。”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戏谑,“不说别的,我父亲的长相气势,还是世间难寻的。你真确定他与你的那个什么哥哥长得一样?”

摸着自个儿光光的下巴,高皑眨着眼睛,好奇地把脸伸到梅姐姐的眼前,认真地问道:“你确实你不是想赖上我父亲,才故意这么叫的?”

这,这是什么话?

梅姐姐的脸色变了变。

不过转眼,她便记起,自己的面容秀雅,很能给人一种有文化有修养的感觉。自己只要咬紧牙关不承认,眼前这个少年能耐自己何?

她刚这么想着,便对上高皑那一双清澈得仿佛可以看破世事的眼睛,不由自主的一缩后,梅姐姐却看到高皑展颜一笑。然后,他越发凑近了她,朝着梅姐姐眨了眨眼后,高皑笑嘻嘻地说道:“小姑子,我来介绍一下,这个你想赖上的男人呢,他一不傻,二不是没有见过女人,所以,你这小小的伎俩对他完全无用。对了,他还是个心狠手辣之徒,就算你脱光了衣裳想让他负责,他也只会给你来个一剑穿心。对了对了,我忘记说重点了,他还有妻室呢,他的妻室我的娘亲,是个天下间一等一的大美人,与他无比的般配,那可比你般配得多。”

一口气说到这里,高皑摸着自个的下巴,颇为认真地说道:“我看你眼神坚定,是个不甘人下的性子,不如,你嫁给我吧。”

说到这里,高皑摇头晃脑,“婚嫁乃是大事,出于慎重,不如咱们重新来过?你再撞一回马车,认一回哥哥,不过你所认的那个哥哥,不能是我父亲哦。这个很重要的,可千万不能搞错了!”

高皑的话句句带着调侃,却也句句刻薄。在这样的攻击下,怕是无人能坚持下来吧?

终于,梅姐姐也白了脸。

看到她苍白着脸身子向后缩去,高皑倒也不再逼她,他笑嘻嘻地走到一侧翻身上马。

而随着高皑一退,马车也启动了,耸拉着脑袋的梅姐姐,任由这支权贵的队伍离开自己的视野。

这时,还有不少路人注意到了这一幕,在对她指指点点。

不过,世人的目光梅姐姐从来不会介意,她只是低着头,寻思着自己刚才的错漏之处:刚才那少年有一句话说得对,他一不傻,二不是没有见过女人,所以她的伎俩便对他没用。对了,这次她还犯了一个最大的错,那就是她不应该选择这么多人的时候用计……这实怪不得她,要知道,上一次见到他,都是半年前的事,她是害怕错过这次见面的机会,等下一次又要半年一年啊!

慢慢抬头,梅姐姐咬牙盯着那远去的队伍,暗暗忖道:看来我的计划定高了,这等权贵久经花丛,对女人和女人能使的伎俩清楚得很。下一次,我找的目标不能是这等权贵了。

在梅姐姐寻思时,那边看到高长恭等人过去的红裳少女,连忙催着马车赶过来接她了。

望着渐渐出现在视野中的熟悉的马车,梅姐姐微笑道:这个蠢物倒也不是全无是处。转眼,她又低下头来,寻思着,要到哪里去瞄一个没有经历过多少女人,长相家世钱财又还不错的目标呢?也是,如她这么又聪明又美丽又有手段的女人,做人继室多可惜啊?找个没有成过婚的男人,直接做人正室,岂不是更好?

高长恭一行人慢慢驶入了杭州城。

走着走着,高皑突然说道:“成叔,你还是派人找到那厮,跟他明说这世上没有丽姬吧。呃,你就直接跟他说,那丽姬是我派个男人假扮的,为的就是恶心他。”

咦,自家小郎君怎么又改主意了?

对上成史的目光,高皑伸了一个懒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不是发现,手段也分高低嘛!你看刚才那个妇人,那手段真是啧啧啧,太不经看了。哎,那厮好歹也是一号人物,岂能被一个虚妄的女人埋没了雄心壮志?怎么着,也要让他重新振作起来,然后我们再明刀明枪地干上一场,方称得上男儿之争!”

这话说得大气,成史不由大声叫好。就在两人说说笑笑时,前方传来一阵欢呼,高皑抬头一看,却是阿绿家的几个小子和女郎,已大呼小叫地朝着他们跑了过来。阳光照在他们笑逐颜开的脸上,直是灿烂得仿佛春花。

•##3

工作多年,很是遇到过几个行事不择手段的女人,记得那一年还住集体宿舍,其中有一位舍友很是大大方方地跟我们说道:她的男朋友,便是她找到一个机会下药后逼着他负责的。她还说,他现在想甩开我,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他家世那么好,我便是死缠,便是缠着他,便是同归于尽也不会放过他。三天后,她宣布怀孕,与那男友领了证。(当然,她根本没有怀孕。那有孕证明,是花钱买的。)

那时我还小,当时听到那舍友的宣言时,心中一直在想,她会幸福吗?她能幸福吗?

不过那个舍友说实在的,又矮又黑又肥,长相真不怎样,好象家世也普通,也许按正常路数走,她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样的丈夫吧?

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多,在广东打工时,几乎经常可以听到遇到。

于我而言,我是鄙夷的。

很多时候,我看到那些关于小三的故事时,便想着,难道这种用欺骗和手段来谋夺婚姻,从而成人妻子的女人,与那些小三有区别吗?说实在的,关于这一点,我还真有点迷糊。

前面说过,我这本书的郑瑜,是取自兰陵王无子的第二个猜想,那就是兰陵王没有碰过她后设定出来的。设定郑瑜这个角色时,我便是按着这些女人来幻想这个角色的。

如,她最初选择这个丈夫时,有青梅竹马的成份,也有知道他忠厚,没有长辈肘腋的思量。然后,她愿意嫁他时,是因为他正式封为了兰陵王(不然,以郑瑜的手段,完全可以在他还不曾封王时,逼着家人同意,定下这门婚约。这本书中,高长恭二十来岁了才定婚约,算是比正常人迟了数年的。那数年中,张绮不曾出现,那郑瑜在干什么?不过在待价而沽而已。)

可以说,由始至终,郑瑜要嫁的是兰陵王,而不是高长恭。如果他始终没得到皇帝的重视过,如果他一直是个众宗室都随意欺凌的小人物,那么,郑瑜与他幼时的誓言,早就是戏言了。更可以说,郑瑜与高长恭幼时说的话,更多的是对高长恭这个人的束缚,开始时,她是无意,后来则是有意的,是她知道高长恭这个人忠厚的本性后,用一句戏言,给自己留下的一个备胎。

可以说,我的设定中,郑瑜选择高长恭,其中的八成以上,都含有功利的成份。剩下的二成,也许有他幼时相护时,留下的情谊,也许还有一些这么多年的青梅竹马,留下的情份。

然后,我觉得就心理学而言,一个女人选择了那个男人后,不管她当初出于什么目的,到得后来,她只要还想过下去,她都会下意识地告诉自己,自己是喜欢他的,是在意他的。便如郑瑜后来失身于和士开,在面对和士开的种种羞辱和践踏时,她心中便是有恨,因为她知道自己无力反抗,更无力报复,便在下意识中强迫自己接受他,强迫自己遗忘这种恨一样。所以在书中,郑瑜对高长恭的感情,便显得比我上面说的深。

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说,在这本书中,我有三个想要表达的,一个是我很久以前便问过自己的一个问题,通过欺骗和心术得来的婚姻,会幸福吗?我觉得不会幸福。(至于捏造出张绮这个角色来,是我自己想让我想象中的那个兰陵王,最终能得到一场有爱的婚姻,而不是历史上那个悲剧英雄,一个在短短的三十二二年的生命中,不曾经历过爱情的苦涩和甜蜜,不曾享受过美满婚姻的满足和喜乐,不曾得到过儿孙绕膝的幸福的悲剧英雄。当然,这所有的前提是,历史上的兰陵王,与他的妻室郑氏之所以无子,是因为他没有怎么碰过他这个妻子。)

第二个我想要表达的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第三个我想要表达的是,我们都不曾完美,我们伤痕累累缺点处处,所以,我们没有资格要求我们的伴侣完美得像上苍特意为我们制造的锣丝,恰好地卡住了我们的每一个扣。

现在,本书正式完结了,也许它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不过,它毕竟完结了,不是么?它完结了,那个关于我自己想象出来的兰陵王和一个尤物的爱情故事,也就彻底结束了。现在,我需要做的是,把它完全抛诸脑后,然后,开始下一段旅程。朋友们,关于另一个女人和男人的美丽故事,就要启程了,让我们一起追赶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南朝春色》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雨打萍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雨打萍小说!

喜欢南朝春色请大家收藏:(m.yudaping.com)南朝春色雨打萍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快穿:攻略男神100招 极品男人 天才儿子腹黑娘亲 色已成空 死亡名单 传奇浪潮十八年 网游之混迹在美女工作室 魔天记 宝珠鬼话 我的宠物是鳄龟 诸天之选择成仙 我有一个打工人系统 清宫重生升职记 重生空间之发家靠种田 修真老师生活录 乡村之王 邪皇无悔 神奇宝贝之暴君崛起 邪祟 左不过高冷罢了
经典收藏 嘉平关纪事 农家有点田 帝师夫妇日常 女猎户与穷书生 清穿之四爷皇妃 重生之嫡女传记 田园嫡女之高嫁下堂妇 我养的儿砸又凶又萌 长嫡 满池娇 南朝春色 大豪商,掌家娘 腹黑嫡女 仙医帝妃 锦庭娇 男主都是我徒弟[快穿] 和武器谈谈心[综历史] 与花共眠 国色生香 娇妻之摸骨神算
最近更新 万兽朝凰 秀色锦园之最强农家女 冠上珠华 盛世医妃 威武不能娶 惑国毒妃 催妆 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倾世宠妻 飞鸿雪爪 农家娇娘 猎户家的小娇娘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常九娘 宠妃 花添锦上 世子妃她是朵黑心莲 农家辣娘子 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南朝春色 林家成 - 南朝春色txt下载 - 南朝春色最新章节 - 南朝春色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